1584

在线书吧欢迎您!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有燕语嫣的处女血,但她的肯定没有我的纯正,再说,你用医用毒不也可以多多益善吗?”燕飞秀胡乱言语着,真是没办法,她真是够糗了,竟然靠卖处女血来保着自己的命?靠!还有没有比这更让人郁闷的?

    “说得倒是不错!那就跟我……走!”沈子惟也不再废话,那边的官兵眼看越来越近了,沈子惟眼眸子一紧,身体一低,一手拉着她的胳膊,将她横身抱起,脚步腾跃了起来,立即带着燕飞秀快速地离开了这片密林之地。

    燕飞秀纶巾散了下来,男式的冠束散开了,长长的头发重重地垂了下来,像瀑布挂满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燕飞秀看着那片篱黑的天空,眼神都有些兮紧了。身边的风疾驰而过,让她一个想到的是这等轻功该有多快啊!只怕早就把那些官兵给甩得十万八千里远了吧!

    “要带我去哪?”燕飞秀仰头问道,心下却算计着怎样逃脱出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沈子惟低低地俯看了她一眼,随即也没说其它,只顾着纵身驰跃着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那官兵赶到时,率众的人正是那箫王府的侍卫冬梅。当她看到那朝前奔驰的四王爷时,不禁快速地驰骋上前拦住了他,“四王爷,您怎么一个人从烟雨红尘跑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本王不是一人跑出来的,还有三小姐燕飞秀!你们快去救她!她被沈子惟给抓走了!!”龙皓天说道,眼眸子里望着那片早就不见踪影的黑林深处。一份愤怒让他捏起了手掌心。

    “什么?王爷你说的是国手御医沈子惟?”冬梅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是!就是他!是他和那贱人勾结了起来,想要加害本王!”龙皓天恶狠狠地说道。

    冬梅听着,回睨视线时,看到一女人是抱着肚子疼得在地上直打滚。

    来不及多作思考,冬梅走了过去,待认出这是相府的大小姐燕语嫣时,眼眸子也兮了兮,虽然不知道相府里的这几个小姐之间有什么恩怨,但是做为官府的人,她可不能见死不救,想到此,冬梅一把将那燕语嫣扶在怀里,“大小姐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救我,救救我,我肚子疼,我肚子好痛……”燕语嫣望着冬梅就像看到了救星一般,一手死死地拽住她的胳膊肘儿,另一手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肚子。

    冬梅看得清楚,从她裙下的腿处那裤裳竟然全被染红了……

    “呃……你这是……”冬梅惊异地看着她,虽然自己没有怀过孕,但是傻瓜也看得出来这是咋回事!

    “求你救救我……呜……”燕语嫣疼得一张美脸紧蹙了起来,看着对方,那一刻真是比死还难受。

    “你忍着点!我马上带你去找大夫!”冬梅说罢,立即命官兵将燕语嫣给背了起来,“你们快点送大小姐去找大夫!”

    “是!冬侍卫!”很快那官兵背着那燕语嫣疾步而去。

    在他们走后,一道声音却冷冰冰地嗤道,“那贱人就应该让去死!而不是继续活着害人!”

    冬梅看着那龙皓天,一时间也沉住了脸色,好一会才梳理了下思绪,说道,“四王爷,请随属下立即去趟萧王府吧!关于王爷的事情皇上已经全权交由我家王爷处理了!”

    龙皓天沉默了下下,应声答道,“好!本王就随你去见那萧绮枫!本王会将整个事情都告诉他!绝不会再隐瞒一丝一毫。”

    想到当初,他被关押入宗人府后那贱人处心积虑地想要杀自己?如今他也毁了她,不过,这真是不够啊!他怎么能让她逃脱牢狱之苦呢!

    “四王爷,请!”冬梅作了一个请的手势。随后带着四王爷龙皓天速度去了那萧王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魅华色,点点洒落在那萧王府的屋檐上。琴声响起,勾勒起几抹醉人心魂的曲调,也带起几许蔓妙如诗的意境。

    走廊脚步的踏乱声显得有些杂乱无。

    羌地!一道琴弦地崩断,落坐在梅园萧绮枫眼微微一动,那张妖华邪魅的脸庞黯黯地沉了沉。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在心底微微地腾升。为什么会有这种心悸感觉?

    “禀王爷,四王爷请来了!”冬梅在梅林外揖拳说道。

    萧绮枫的思绪被打断,抬眼间已然看到那龙皓天,从对方的表情来看,略显得沉重。

    不出自己意料,对方此时是全盘托出那在北熙山时,由燕相大小姐燕语嫣一起参与的刺杀皇长孙的整个阴谋计划,同时也指控了对方阴险地联合了那沈将军府的三公子,也就是当朝国手御医沈子惟企图在宗人府对自己加害的事实。不过整个事情中倒是抹去了自己jian污燕语嫣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当他提到燕飞秀也在缠斗中被那沈子惟擒住挟持时,萧绮枫的眼眸子重重地沉了下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燕飞秀被沈子惟挟持了?”萧绮枫的脸孔一下子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是!得赶快救她!那家伙本就已经走投无路,本王担心他会更加丧心病狂地对付飞秀,那样就糟了!”龙皓天言道。他现在是为了保命才会从宗人府躲出来,这还有罪在身,根本就无法发号司令。

    萧绮枫簌地站了起来,目光里有些发怔发狠,看向龙皓天,那份锐利像刀像剑,“四王爷,你为什么要私自出那烟雨红尘?又为什么会要带她一个女孩子家去单独会见那沈子惟?”

    声声的责备让龙皓天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,可是那份忧色却布满了整个俊颜。

    “萧王爷,一切都是本王的错,本王不应该让她去冒险。若是飞秀有个三长两短,本王也……”龙皓天紧紧地抿住了唇角,一抹忧重也让俊颜拧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!四王爷。”萧绮枫冷冷地回了句,接着看向那旁边的侍卫,“冬梅,传本王的命令下去,全城缉捕沈子惟!张贴通缉令出去,有知情相告者重重有赏!”

    “是!王爷!”冬梅揖拳说道。火速地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萧绮枫看了眼龙皓天,语气平淡无波,却透着股不能抵抗的威信,“四王爷,你待罪之身也应该回去宗人府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”龙皓天勉强地笑了笑,这些时大概能躲出来,和她相处的这段时间大概就是他活得最快乐最真实的时候。

    龙皓天那俊美的脸庞上严重俏瘦,睨着对方,扯了扯那有些僵硬的嘴角,“我会回去,不过,请萧绮枫法外开恩,让本王救回燕飞秀!本王救回她后……一定会回到宗人府归案,可以吗?萧王爷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萧绮枫看着这人,一份思虑透在眼睑间,眼神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好一会儿,终于那兮紧的眼神闪烁了下,松口道,“那好吧!这个心愿本王就成全你,希望四王爷也能够信守与本王的承诺!莫让本王为难。”

    “请萧王爷放心,我不会让你为难的。”龙皓天答道。眼神也重重地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萧绮枫在梅园跺了几步后,目光甚是坚定,“本王先入宫一趟,向皇上要道圣旨!”

    “嗯,要搜将军府,是必须要请圣旨的。”龙皓天点点头。一份幽深的光芒映在眼瞳里,坚定又执着。

    “那四王爷就在府上歇着吧,本王先行一步了。”萧绮枫也没多说什么,脚步已然快速地出了梅园,踏出了王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静魅,透出一丝鬼蜮的神秘感来。一道黑影抱着某人神不知鬼不觉潜入了那将军府。那门楣上写的“沈将军府”几个红字在月光的照耀下透着熠熠妖娆的光彩。

    当那黑影抱着某人潜入了一间闺房时,顿时让那屋子里的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里面睡下的女人喝了声,反射性地坐了起来,不过待看清楚来者是谁时,她是长长地呈了一口气,“三哥,你要不要这么无聊啊!三更半夜的你干嘛?我还以为是踩花盗呢!”

    不过,沈馨儿倒是很快便注意到了他手中还抱着一烟纱袍的女人,长长的发垂了下来,但是从那侧面看去,也让沈馨儿认出了该女。

    “燕飞秀?”沈馨儿疑惑地看向那沈子惟。

    “馨儿妹妹,哥哥我给你带好东西过来了!就是她!”沈子惟淡淡地笑了笑。那抹邪恶微透在那双丹凤眼底里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沈馨儿看着对方,眉头皱了又皱。

    “你忘了师傅所说的话了,用处女血是可以炼制真正的长生不老丹的。”沈子惟瞅着沈馨儿笑道。

    燕飞秀听在耳里,怔在心底,原来那处女血还有这个用处啊!看来自己也可以用来炼制一枚长生不老丹了,那样总比用来侍候男人浪费掉要划算多了啊。

    “三哥,你的意思是用这女人的血?可是,她还是处女吗?”沈馨儿非常质疑地问道。

    丫地,这女人说话还真是挺打人啊!燕飞秀听得都分外不爽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但她自己说可以把处女血给我,所以我就把她带来了,你动手取出她的处女血,我在外面等着。”沈子惟说完,便将那燕飞秀放在了那床榻上。低低地看了燕飞秀一眼,“让我馨儿妹妹来取你的处女血想必比我取的手法更温柔哦,三小姐。你完全不必担心被人看见。”随即,沈子惟古怪了一笑,接着快速地打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沈馨儿看着那燕飞秀,高傲地挑了下眉宇,“没想到,我们还会在这样的场合下见面呢?小傻子!还记得小的时候我抽你鞭子时,你还在傻笑呢!怎么现在不笑了?现在不傻了?”

    沈馨儿瞅着她的脸庞,“哟,生得多么如花似玉啊!看得真让人妒嫉,我看你比你那大小姐好不了多少吧?难道就没有被男人玩过?”

    燕飞秀看着她,咽喉处动了动,却似发不出声音来。

    沈馨儿笑了笑,“怎么了,现在还想求我啊?告诉你没用的,我这人啊最不会的就是温柔了!特别就是对你这种还是处女的女人!!我让你装清高!!”沈馨儿说罢,一把掌朝着她的脸狠狠地扇了过去。

    腾地!燕飞秀突然抬起一拳,牢牢地握住她甩过来的手腕。沈馨儿一愣,燕飞秀嘿嘿一笑,右手两指抬起已然戳中了对方的胸前穴道。接着又一个戳中直接也封了哑穴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承让了!我的处女血你是取不了的。”燕飞秀笑得很邪恶,接着一个翻身,她与沈馨儿一个对换,她反将她给弄到了床榻上。

    燕飞秀邪瞅着她,“嘿嘿,沈馨儿,现在是不是很惊讶呢?其实我告诉你啊,你三哥沈子惟的黑针倒是挺厉害,可他的点穴手法真是太烂了,我不到一柱香都已经解了呢!看来真是应了一句话,人无完人哦!”

    燕飞秀笑着,看着沈馨儿那张秀颜上满是惊恶和憎恶,忽而煞住笑意,朝着对方就是狠狠一耳光铲了过去。

    打得那沈馨儿脸一侧,半边脸颊都红肿了起来,不是亲眼所见,她哪里相信这世上还有人敢打她的?

    “哎哟,我的大小姐啊,你的脸怎么红了?另半边怎么好像没事呢?上‘胭脂’也要对称才好看呢!”燕飞秀阴阴笑着,快速地甩手又是一把掌铲了过去,这下对方另半张脸也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这滋味不错吧!大小姐!”燕飞秀瞅着对方,低低地笑了起来,“被我这个昔日的小傻子给打得多爽啊!你是不是作梦也没想到会被你曾经看成傻瓜笨蛋的人给打呢?嘻嘻嘻嘻……真爽,要不,我再尝你两下吧!”

    啪啪啪啪,又是四耳光左右开弓,直打得那沈馨儿是眼冒金星。偏生穴道被封动弹不得,哑穴也被封住了,无法喊人救她。这一刻简直有种比死还难受的痛苦。

    忽而,门开传来一阵低低的男声,“不要玩了,馨儿妹妹,赶快动作!”正是那在门口候着的沈子惟。他当然听到了那屋内的异响,不过,他丝毫没怎么担心,自是知道这个妹妹有怪癖,别看她冷艳高傲,不爱搭理人,可她心底却是有虐人倾向的,而且特别喜欢折磨人,就算燕飞秀被她捧两下打两下都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燕飞秀憋着声音学着沈馨儿的声音说道。然后看着沈馨儿那张被打得像猪头的脸,肚子都快笑喷了。报复得可真爽!哼!昔日敢用鞭子,这就是报应!

    ()

写私信

评论一下邪皇诱宠:毒医世子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