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1章 装病的杨言(2/3)

在线书吧欢迎您!
    ....

    ..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疼疼疼……”惨叫声来自杨言……

    一大早,脑袋还很迷糊的杨言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,就感觉自己好像麻布袋一样被掀起来,然后被扭着胳膊,整个人脸朝下的,被结结实实地按在了大床上!

    万幸的是,床是软的。杨言还能费劲地扭过头,哭笑不得地看着一脸寒霜的女朋友,问道:“干嘛了,怎么这么生气?”

    夏瑜正羞臊着,虽然是松开了手,但一点也没有松口的意思,她气呼呼地说道:“干嘛了你自己知道!”

    杨言还真不知道,他不知道自己睡梦中做了什么,甚至还对刚才柔软的手感失去了记忆,简直是亏大发了!

    他还以为夏瑜羞怒的导火索是自己昨晚将夏瑜抱到床上,还搂她睡了一晚上。昨晚哄骗上床,现在佳人醒来,清醒了,恼羞成怒也很正常啊!

    毕竟自己占了便宜,杨言压根不会在意夏瑜对他施展的擒拿术,而且夏瑜也没有真的使劲,她松开手后,杨言也只是扭一扭胳膊,便能直起身来。

    杨言跟着夏瑜爬下床,还腆起老脸,陪笑着凑过去,拉着夏瑜的胳膊道歉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错了?”夏瑜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我不应该,就没问你的意见,这事儿做得不妥当!”杨言拉过夏瑜,左边胳膊悄悄地揽了过去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是不是真的知错了另说,态度一定要端正。

    就算下次还犯,这次也一定要做足检讨啊!

    这不,在杨言的哄声中,本来就没有那么生气的夏瑜虽然还是冷着脸,但她还是没有拒绝地被杨言揽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之前是害羞,不好意思让杨言搂搂抱抱,但夏瑜还是知道杨言是自己男朋友啊!就好像牵手一样,习惯了之后,她也不会再拒绝,而且身体很实诚地贴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嘿……”杨言心里激动着,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这可不行!

    “咳咳!”为了掩盖,杨言慌忙握起拳头,假装咳嗽了一下。正好他的喉咙也有点干涩的痒,咳得还很真实。

    夏瑜马上转过头来看他,英气十足的美目里带着一丝担忧,关心地问道:“又咳嗽了?你的感冒没好,还变得更严重了?”

    杨言下意识地想否认,但不知道为什么,他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,皱眉说道:“嗯……感觉鼻子还堵着。”

    夏瑜转过身来,两只手抓着他的胳膊,紧张地说道:“这可不行,我们得去医院看看!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觉得我再休息一下就好了。”杨言连忙改口。

    瞧着他有气无力的样子,原本想回去换衣服上班的夏瑜根本放心不下,她忧心忡忡地抓着杨言的胳膊,说道:“你要不先躺一下,早上都没有休息好,都怪我,还打了你一顿!”

    “这哪叫打?我一点也不疼……抱一抱,抱一抱就好了。”杨言张开了双臂说道。他不懂得伪装,有些窃喜的心情都表现在了飞扬的眉毛上。

    不过,夏瑜这时候关心则乱,也没有注意杨言的这些破绽,她也是稀里糊涂地面向着杨言,上前一步,让他将自己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骗子……谎话连篇……”

    在客厅里,张老黑和太白正坐在墙边,听到卧室里传来的动静和说话声,张老黑一边抠脚,一边撇了撇嘴,哼哼两声。

    太白也是摇头微笑,附和着张老黑感叹起来:“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啊!”

    “太白,你也看出来了?”张老黑转过头来,鄙夷地朝卧室方向努了努嘴,“这个小子在撒谎,一点小病小痛,哪有多严重?”

    太白抚着胡须,笑眯眯地说道:“可不是吗?我们神格的影响,可是能够催促大部分伤病的恢复,虽然在小导游的身上表现得更为直接和明显,但小导游也有分流一部分给她的养父……所以,经过昨晚的休息,他身上的风寒即便没有尽数祛除,那也接近痊愈……这体弱无力的表现,也着实是装出来的!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地道了,那个小警察对他日夜照顾,怎么可以用这样的花言巧语来欺骗对方?”张老黑拍了拍大腿,正直的他竟然为夏瑜打抱不平起来。

    “张将军所言极是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暂且不说这两个吃瓜群众的吐槽,在卧室里的杨言很是舒坦地享受起了夏瑜的照顾,又是倒水喝,又是掖被子,甚至还允许他再抱自己一会儿。

    但好景不长,没一会儿,渐渐清醒过来的夏瑜便发现了不对劲!

    “你鼻子哪里有堵?”夏瑜推开杨言的双手,支着身子从床上爬起来,她一脸狐疑地看着杨言,“我听你的呼吸好像很顺畅,讲话的声音也恢复了啊!”

    杨言尴尬地揉了揉鼻子,弱弱地辩解道:“不是,我是觉得还有点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真的是不会撒谎,杨言这笨拙的回应,一下子便被眼神锐利的夏瑜看出了破绽,她稍微想一下,便明白了杨言的这点小心思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舒服,我看你是欠揍啊!”夏瑜羞恼起来,气呼呼地撸着袖子跟杨言说道,“明明你都不打喷嚏,也不流鼻涕了,只是有一点咳嗽,这还叫感冒变得更严重了?”

    看到杨言不敢再辩解地低下头来,夏瑜没好气地嗔道:“想要支使我,也不是这样一种做法啊!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?”

    杨言一听,顿时惭愧了起来,他之前还没想这么多,连忙低头认错。

    夏瑜还有点恼火,正琢磨着怎么收拾这个得寸进尺的家伙时候,客厅那边忽然传来了落落“嘤”得一声啼哭。

    小家伙醒来了!

    落落醒来有一会儿了,睡饱了的小姑娘很快精神起来,她从小床上爬起来,抓着护栏,先是迷迷糊糊地找了一会儿爸爸,

    爸爸呢?

    小姑娘已经不是那个只知道躺着的小baby了!好动的小姑娘在婴儿床上根本呆不住,很快便焦急起来。

    看不到爸爸怎么办?

    受到一点残留的起床气的影响,小姑娘越想越委屈,便“嘤嘤”地哭了起来。

写私信

评论一下杨小落的便宜奶爸